返回列表 发帖

IMF:全球增长疲软,需要实施支持性政策-aomenMACAU.com 商贸环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一期(7月)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将2019年和2020年的全球增速预测分别下调至3.2%和3.5%。较4月的预测相比,两年的增速均下调0.1个百分点。对2019年增速的调整反映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速未达到预期,抵消了部分发达经济体的超预期增长。



预计2019—2020年全球增速将会改善。然而,近70%的增长取决于承压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表现的改善,因此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长期存在的政策不确定性拖累了全球经济动态,因为尽管中美近期达成贸易停战,贸易紧张局势依然严峻;技术紧张局势突现,对全球技术供应链构成威胁;英国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退出欧盟的前景也在增强。

制造业和服务业部门分化的趋势以及全球贸易的明显疲软体现了政策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随着商业情绪恶化,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继续下降,原因是企业在高度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推迟了投资。全球贸易增速与投资的变化趋势密切相关;2019年一季度,贸易增速显着放缓至0.5%(年同比),创下了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另一方面,随着多国失业率创下历史新低,工资收入上升,服务部门表现良好,消费者情绪强劲。



美国、日本、英国和欧元区于2019年一季度增速快于预期。然而,这背后的部分因素具有临时性,预计未来的增长势头有所减弱,尤其是依赖外部需求的国家。由于一季度增速上调,尤其是美国,我们将发达经济体增速预测小幅上调了0.1个百分点,即2019年增长1.9%。未来,考虑到美国财政刺激的效果将会消退,发达经济体生产率的疲弱增长和人口老龄化将抑制长期增长前景,预计增速将放缓至1.7%。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9年增速下调0.3个百分点至4.1%,2020年增速下调0.1个百分点至4.7%。2019年增速预测的下调几乎涉及所有主要经济体,但原因各异。在中国,增速预测小幅下调部分反映了美国5月上调关税的影响,而印度和巴西更大幅度的下调反映出国内需求弱于预期。



对于大宗商品出口国,供应中断(如俄罗斯和智利以及对伊朗的制裁)已经引发了对其增速的下行调整,尽管近期油价有所走强。2019—2020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速的预期回升取决于承压经济体增长结果的改善,包括阿根廷、土耳其、伊朗和委内瑞拉,因此面临极大不确定性。



由于美联储和欧央行采取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美国和欧元区的金融条件进一步放松。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从主要经济体的货币宽松中获益,但也面临与贸易紧张局势相关的风险情绪波动。该组经济体的净金融条件与4月基本一致。此前以稳定的外商直接投资流入为主的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目前面临大幅波动的证券投资流入,因为在低利率环境下寻求收益的行为已扩展至前沿市场。



前景面临的主要下行风险依然是贸易和技术紧张局势加剧,这可能严重扰乱全球供应链。在去年实施的关税以及5月中美之间预期的潜在关税的共同作用下,2020年全球GDP增速可能降低0.5%。此外,金融市场情绪出乎意料地持续恶化,可能暴露多年来低利率环境所积累的金融脆弱性,而消胀压力可能导致借款者面临偿债困难。其他严重的风险包括中国的放缓超出预期,欧元区未见复苏,英国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退出欧盟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

鉴于全球增长低迷,下行风险对增长前景发挥主导作用,全球经济仍处于微妙的关头。因此,重要的是不对双边贸易差额诉诸关税手段,或将关税当作处理国际分歧的万能工具。为帮助解决争端,应强化规则导向的多边贸易体系,促进体系的现代化,以涵盖如数字服务、补贴和技术转让等领域。

加强国际合作的必要性比以往更加迫切。除了解决贸易和技术紧张局势,各国需要携手合作,应对一系列主要问题,包括气候变化、国际税收、腐败、网络安全以及新兴的数字支付技术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资讯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