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见证中医抗流感厉害

【澳门日报】对付流感,当然是预防胜于治疗,可是一旦不幸被感染,找中医治疗,也是一个好的选择。中医学内有一经典巨着《伤寒杂病论》,在东汉时期已出现,证明中医抗流感已有二千多年历史,经验丰富。作者张仲景为中医界神级人物,被称“医圣”,书中序曰:“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虽未能尽愈诸病, 庶可以见病知源。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

由此可知,古人称的伤寒,即现代称之流感,并非西医的“伤寒杆菌引起的伤寒病”,其本质不同,这点必须区分清楚。而张氏当年遇到的就是流感大爆发。自古流感处理不当,疫情不易控制,而且杀人无情,故张氏把毕生治流感的经验,如转变与预后,不同症状之对症用药等皆录于书中,就是希望后学能活学活用此书,解救世人。

笔者临床常遇到的流感,除了间中属风温外,八九成初起皆属伤寒,只要是伤寒,拿出《伤寒杂病论》书内之方,用之对证,张张处方皆立竿见影。举例患者一开始的症状出现恶寒重、发热轻、头痛、骨节疼痛、无汗而喘、苔薄白、脉浮紧,处方以麻黄汤加减,服药前如果体温为39度的话,三小时后可降到38.5度,症状没变,可即服第二次,再过三小时后基本体温可再降些,以每隔三小时服药,在第四次服药前,体温基本可降到37度左右。当然,体温虽基本回到正常,但不代表疾病已完全消除,尤其对于婴幼儿患者的家长,至少此刻可缓减部分担心,翌日患者早上发热多不太高,在37.537度之间游走,症状亦多会轻微改变,如流涕、少许发热恶寒或身痒,此时因症状改变,药方亦要立刻改变,方为桂枝麻黄各半汤。若患者素来体质较好的话 ,药后基本可退热及痊愈。若患者体质较弱,晩上可能会体温又上升到38度或以上,只要症状不变,按每三小时服药,一般连服二至三次药后,可见体温降回正常。若患者素有夙疾,如哮喘或支气管炎者,虽体温回恢正常, 但多亦会转为咳嗽或哮喘,此时亦应改方。亦有患者治疗期间休息不足或不戒口,症状改变为头痛连脑者,但欲寐,脉微细者,应服麻黄附子细辛汤。若症状变为寒热往来,胸胁苦满,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咽干、脉弦而数、舌苔淡白者,就应服小柴胡汤。

临床上常听到病人说服中药没被治好,原因是自明末清初西医传入中国,国人在西方哲学的影响下,使某部分中医写出的处方失去原味,加上中医流派多,传承过程杂乱,导致树大有枯枝,使民众逐渐误会中医治疗流感缺乏疗效或疗程漫长。

其实找中医生治病,如度身订造西装,更像侦探查案,必须心思细密,机警过人,明察秋毫。如上述举例,患者随着症状的改变,病证亦改变,所以药方也要更改,这样才可做到医圣的治病教条:“随证治之”。《伤寒杂病论》中所说的“证”,就是指症状和体征,当中亦符合了中医“辨证论治”的宗旨。

记得二○○三年SARS来袭,西医不知病因、病源、传播路径,则苦无有效对策之时,加上大量前线医护人员染病亦被隔离,有些甚至殉职。此时,当代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第一个提出停止使用抗生素和激素,改用中医“辨证论治”的宗旨来治疗SARS。自患者服中药后,症状缓解迅速,获得国家重视,之后广州中医受邀到香港,与香港医界密切合作,使香港的SARS得到有效控制。这些历史的见证, 在凤凰卫视节目《仿徨——回眸百年中医》均有记载。

    吕泽康

返回列表